首页>专题>2018委员会客厅点京专题>北京市政协委员敖虎山做客委员会客厅点京>访谈实录 访谈实录

北京市政协委员敖虎山做客人民政协网委员会客厅

2019年01月03日 13:39 | 作者:韩月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委员会客厅·点京》节目。今年北京市政协贯穿了全年的“不忘合作初心,共担时代使命”的主题学习活动,在全体委员中反响热烈。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主任医师敖虎山委员,请他来分享感悟心得、履职经历。欢迎敖委员今天来做客我们的节目,先和我们的委员打个招呼。

[敖虎山]

好,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政协委员,是阜外医院的一名麻醉大夫,是中国心胸血管麻醉学会秘书长。

[主持人]

欢迎敖委员。

[敖虎山]

谢谢!

[主持人]

敖委员我知道您是一位麻醉大夫,刚才您在介绍中也提到了。其实我们各位网友对麻醉大夫的这个认知还不是特别清晰,首先想让您来介绍一下自己的职业。

[敖虎山]

麻醉大夫,更形象的比喻,比如说音乐会的时候前面有唱歌的,唱歌的歌手是外科大夫,或者是伴奏的人就是麻醉大夫,这样形容比较贴切。跟他有不同,比如说歌手唱歌,或者是伴奏走调全场就失败了,整个这个音乐会就失败了。在手术中间,把麻醉大夫大家理解成,手术室里面的内科大夫,这样比较更容易理解一些。因为大家知道,美国电视台专门讨论过一个有关麻醉大夫的,为什么麻醉大夫在美国是第二大收入,年薪平均四十来万美金呢,麻醉大夫不就是给完药就完事了吗,把病人给麻上不就完事了吗。

[主持人]

其实这种认知是错误的。

[敖虎山]

后来麻醉大夫出来跟他们说,实际上我打一针是不花钱了,因为麻醉药随着现代化医学技术的发展,现在通过泵、微量泵输出,麻醉药调好,按照公斤体重算完以后,放里面以后,麻醉大夫就不用给药,机器自动给药,而且能把麻醉药物的浓度能保持他睡眠镇痛的程度,实际上是不用管的。也不是说不用管,就是不用打药,不是这样的。

所以麻醉大夫更关键的问题,是他在术中对病人的生命安全进行全方位的管理。因为为了保证手术大夫非常安静和病人非常安全的情况下进行手术,所以麻醉大夫这时候,实际上是整个手术室里面的总指挥。他是根据病人的生命体征,比如说血压、心率、心电图、静脉压等等这一系列信息来调控病人的内环境,保持在跟术前一样的环境。

因为我说了外科大夫以心脏手术为例,我们现在叫常温搭桥手术,就是非体外的给心脏冠脉搭桥手术,以它为例,外科大夫的手进去,心脏得看看,把心脏这个瓣位轻轻扒拉一下,血压会立刻下来,心电图会出现心率失常,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这个时候麻醉大夫一个是提醒外科大夫,现在血压很低,出现心率失常,然后赶紧进行提升血压。这就是麻醉大夫干的。假如说没有麻醉大夫只管给药,这个时候血压一下来万一使差了,就有生命危险,为什么有些地方死亡率很高,一个是麻醉面临的风险很大,水平的高低就直接病人。这是第一个麻醉大夫干的事。

第二,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对疼痛很敏感,有的人对疼痛不敏感,这样有的人用药量大、有的用药量小,麻醉手术还有一定的知晓率,有些知晓率你能避免,有些知晓率不能避免的,手术之后醒过来以后,告诉大夫我发现我手术中都知道,病人出来以后说外科大夫在聊天、说话,包括你们在给什么药、器械的撞击声都听得见,这就是我们麻醉大夫。这不是说我们麻醉大夫麻醉的不好,因为有的人基因型改变,所以我专门还发表过一篇文章,到底影响术中知晓的因素有哪些。这些都是由麻醉大夫来进行调控的诸多因素。

[主持人]

所以在一台手术当中,我们可以看出麻醉医生的重要性。

[敖虎山]

手术中间,比如说突然出血了,血压降下来就有生命危险,这时候怎么办呢?所以就有输血、促凝的问题、止血的问题,这也是麻醉大夫关注的。有的时候病人紧张,以及病人个性化的条件,或者是用药、手术刺激等,病人可能处于高凝状态,有可能术中出现血栓,术后出现脑卒中、脑梗、肺栓塞,或者是神经外血拴等等,这也是术中麻醉大夫调控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所以麻醉大夫披荆斩棘,手术中间,甚至现在作为麻醉大夫的风险越来越大。我经常跟麻醉大夫讲课讲到重要的内容,就是麻醉大夫和二十年前,甚至改革开放以前、改革开放以后的四十年的时候,麻醉大夫又不一样。改革开放之前我们吃不饱,那时候很少有心血管疾病发生。现在,我们那儿有一个心脏病患者做阑尾炎手术或者是很小的眼科手术都会面临着刚一麻醉,血压一上来,心率一增加,心脏骤停了,心梗的危险。而且现在很有意思,很多心脏病患者是隐性的,他们平时没症状,但是一麻醉、一应急、一刺激,手术一刺激就心梗了,然后就没命了。所以现在经常遇到这样的叫萎缩期心血管事件的发生,有的心脏就骤停了。

我前段时间我那个手术的时候就遇到这样的情况,当地还挺重要的官员隐藏着心脏病不知道,一麻醉、血压一上来,心率一快,病人就心梗,死掉了。这些问题以后会越来越多,麻醉大夫为什么说像走纲丝绳,需要麻醉大夫更高的素质要求和综合的知识,以及抢救急救能力。为什么我现在从美国2006年回来一直致力于心血管疾病预防养生的课,就是因为现在疾病暴涨、心血管疾病暴涨,一旦得了心血管疾病,一个是手术的危险增加,这还是次要的。最主要是我们平时猝死的人开始多了。

[主持人]

对,我们现在其实在生活当中发生疾病的危险还真的是蛮大的。

[敖虎山]

没错。

[主持人]

其实大家对您的认知还是要回归到今年全国两会上,在全国两会您拎着一台除颤器走到了委员通道?

[敖虎山]

是的。很多人我下来以后,跟我说是不是给除颤公司做广告,推销员,不是的。这是在全国政协,我们新闻组他说你拿着实物上来更有形象,拿这个设备的目的,一个是希望公众对身心健康的关注,一旦出现猝死、心脏骤停的时候,我们有的是办法来处理它;一个是进行心脏按压、心肺复苏。还有一个,我给它取名救命的神器,就是除颤器,因为真正猝死的时候,所谓的心脏骤停的时候,心跳是没停的,心跳平时跳的是有规律的、很有节奏的这种正常的跳动。但是真正心脏骤停不是停了,而是变成颤,心脏颤的时候,平时像我们挤皮球的似的,皮球一捏。

[主持人]

很规律的跳动。

[敖虎山]

对,这样会很把血压排出来,当颤的时候就没有做功,所以血就排不出来。这个时间怎么办?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除颤器,电击,一电击就能打回来。其实我们做心脏按压的目的,一个是保证它有效循环、有效的血液博量,更重要的是为下一步除颤做准备。当然有的时候按压也能回来,更重要的是除颤器,第一时间使用除颤器,救治率会显著增加。

[主持人]

所以我们在一些影视剧里面看到那些的胆战心惊救人的画面,真得是让我们印象特别得深刻。

[敖虎山]

没错,实际上我国心肺复苏普及率很低,在世界还是排在倒数几名,因为一个是我们人口基数很大,13亿人口,但是我们每年心源性猝死的人,根据中国国家心脑血病中心的统计,将近51万人,实际上不只这样。但是根据我们自己的统计,中国心血管病麻醉学会的统计,采样统计会心肺复苏的技术的人不到1%。

[主持人]

很有可能这1%里面很多都不是医生,很多百姓也不熟知这个。

[敖虎山]

是这样的,更可怜的是很多医生肺、心脏的,比如说心脏以外、循环以外,或者是急诊以外,科室的、麻醉科以外专业人员也不规范,所以我们面对的挑战还是蛮大的。

[主持人]

所以这些年您是一个麻醉医生,但是也是致力于推广心肺复苏技术,推广除颤器的使用。这些年在推广的过程当中有什么样的感受,有没有一些特别的成果来跟我们分享?

[敖虎山]

我们从2015年,三年前成立中国心胸血管麻醉学会的时候,当时我就提出来,我们是以麻醉学科及其相关学科组成的一个民间智慧团体,我们一定要做一些,不但把学术交流工作做好,同时也做一些接地气,真正为老百姓带来利益的一些公益活动。所以当时我们就开始全国发起心肺复苏的活动,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们的普及率很差很低,而且公众对重要性认知度不够。其实我们经常会看到有人在工作当中突然倒下去了,最典型的就是侯耀文,我们知道著名相声演员马季都是在家里面心脏突然骤停没了,那时候如果家里人会这个心脏按压技术,尤其是侯耀文老师,当时叫120,120到他们家的时候,心跳心电图都变直了,120过去抢救没抢救过来。如果家里人会这个心脏按压,第一时间进行心脏按压他就能过来。而且等120来的时候继续抢救就能过来,这也是我们感觉很可惜的一面。我们要真正一个案例一个案例数数不胜数,我遇到一个最典型的事件是在中国人寿邀请我去讲心血管疾病预防养生的课。

因为我平时讲课的时候,一般都是老大妈老太太,因为大家到这个年龄大多都是有冠心病、高血脂等心血管病,老年人开始关注了,因为年轻的时候忽视,根本不在乎这个事情。后来每次讲课都是中年以上,唯独中国人寿去讲课的时候,200多人都是年轻人,平均年龄我当时看了一下可能还不到30岁的样子。为什么今天?后来知道,他们就在讲课的前几天,一个三十多岁的副老总突然猝死死掉了,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也死了,前后够差不了一周的时间。

[主持人]

太可惜了。

[敖虎山]

所以大家就眼看身边人倒下了,特别害怕,都跑过来参加这个会。所以往往人们都是意识到死亡离自己很近的时候,才有这个意识。而且我们中国人也特别奇怪,平时很少拿钱投在自己的健康上,一旦得了病以后,倾家荡产也往里投,这个健康的理念其实通过这种讲课提高大家的健康素养,知道我们的命还是和重要,真正得了病以后,大多数是不可逆的,开始一辈子吃的药比吃的饭多。你看心血管病,高血压、高血糖,得了冠心病以后吃的药比吃的饭还多,而且吃药不一定能抑制住,还在发展。所以我经常给老百姓讲课的时候,我们的原件是最好的,千万别出现这种病,一得了病以后,很遭受,吃药,而且随时有生命危险,这也是一个问题。

[主持人]

所以您到百姓当中去讲的时候,我们百姓的反应是不是也特别得强烈,学习的欲望?

[敖虎山]

我一般平时每次讲课的时候,可能讲两个小时,我有一次在瑞金去讲课的时候,因为报名的人特别多,安排在歌剧舞剧院里面讲,八百多个座位,座位不够还有人站这,那次一看人多也讲了两个多小时,下来以后有一个领导跟我说的,敖大夫你把我憋够呛,为啥憋?他说我怕厕所就不知道你说这字,怕错过我说的那些很重要的。老百姓讲的这个时候,大家都是,眼睛睁着,特别全神贯注的,因为跟他自己的健康息息相关的。所以这是我未来想提案,一定要多一些人到老百姓当中去讲课,告诉老百姓。但是现在我们很多医生去讲课的时候,讲的课不接地气,讲的好像跟医生讲的课,老百姓听着跟我没什么关系,所以这也是我们下一步加强的问题。

还有我一个朋友,我在五院曾经讲的那个故事是一个很悲惨的,我们这个朋友还在不到一个月前、半个月前我们俩还在一起在那儿吃饭,我当时还劝他,你看年龄也刚超过四十,到医院来查查心脏吧,因为他抽烟抽的很凶。有一天他突然中午出去一趟,后来开车开到地下停车场就心绞痛,就受不了了,赶紧叫同事,同事过来就死他怀里面了。其实他单位就在世纪坛医院对面,很近的,等世纪坛医院派120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机会抢救了。因为心脏骤停就4-6分钟的窗口期,这段时间你要进行按压,再来除颤器除颤,专业人员抢救能抢救过来。但是错过4-6分钟,同事只抱着,只揉胸不会心脏按压,这也是我觉得很可惜的一个地方。

我说老百姓要学会心脏按压技术之后,我说你只要有双手就会。一个是家里人,尤其家里人有心脏病的患者,特别受益,更何况邻居还可以受益,大街上走路的时候,万一碰见了很多人可以受益。  

[主持人]

对,也有很多让人惋惜的案例,当然也有很多抢救过来让人惊喜的一些案例。在您上完两会之后,拎着这个除颤器上完两会之后,有没有一些效果呢?在我们全国来说有没有引起一些反响?

[敖虎山]

这方面我真的特别感谢咱们全国政协,今年是第一年搞了委员通道,所以这个通道正好恰逢其时,因为政协委员通道之前我们已经心肺复苏做了二年多的时间,将近三年的时间,培训了也将近20万人,我当时就有个感触,根据我们一个民间团体的力量,即使动员我们的委员、我们各地成立办事处,以办事处的方式来形成联盟,来进行普及,但是我们的力量太薄弱、太微小了。因为进行心肺复苏每次每场顶多100人,超过100这个效果就不太好。首先得教会大家进行判别,是不是心脏骤停,然后再告诉他进行安全注意,首先得保证自己安全,比如说这个人心脏骤停在马路上,或者是高速公路上,首先得保证自己的安全,别又来一个车把你撞死你了怎么办,类似这样的事情都从系统的教进行教育,告诉完了以后再进行实操,完了以后大家过来再练习,这个时间还是蛮长的,所以一场培训超过100人效果就不一定太好。所以你看每场就100人,我国将近14亿人,10亿是成年人,有用的,能做心脏按压的,我们三年才20万人太少了,我当时就想希望找一个媒体平台呼吁,让每个人所有的老百姓们都加盟进来帮我们宣传,主动想学这个技术,尤其是家校、高校,我们受益面就比较广,高校的学生走出去到那儿都有这个技术,对我们效果的会更好。这时候就心想事成,正好政协搞这个委员通道,上去以后讲到我们心肺复苏,政府、企事业单位、家校进行公务员考试等等培训拿公务员首先要学会这项技术,这个反响蛮大的。当时引起好多老百姓、政府、官员还有企事业单位的这些领导、同事们的共鸣,大家觉得这是一个好的东西,甚至有的人,我说这是救命神器以后,很多人给我写信说我买一台行不行,大家把它当成一个保健品一样了,实际上不是。

这样以后我前段时间,正好前天我去深圳,深圳我们办事处的牛主任跟我讲,他在委员中国将委员通道之前想布AED,被布的单位领导就觉得有很多担忧,比如说这个东西你放了这个AED一个是怕别人偷了怎么办,机器放在这儿失效,真正用的时候不起小怎么办,就怕担当这个责任不让放,特别不积极。我在委员通道的时候,这个东西非常重要,能救人命,而且社会效益,包括经济效益等等都比较好,最后今年我讲完课他已经布了500台,就是整个深圳。我这次看的时候,深圳机场、高铁、很多地方都有这个,而且大家不断地在布这个东西。

[主持人]

所以这个还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只是一个开始,我们国家还有很多的城市需要我们去努力。

[敖虎山]

没错。

[主持人]

这两年,我知道您也经常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开展公益诊疗活动,想问您到过哪些地方,同时当时的医疗条件是什么样的?能不能给我们讲述一下。

[敖虎山]

因为我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少数民族,我是蒙古族,我知道少数民族边疆地区的医疗条件跟内地还是有蛮大差距的,因为少数民族一个是偏远地区,或者是偏寒冷的地区,其次这个地方蔬菜获取量和内地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大家一定是吃肉、喝酒的指数比较高、比例比较多,很多人能吃能喝,吃的很胖,而且他们的高血脂、高血压、高血糖等心血管疾病的发生率明显高于内地。比如说我们现在第一次到新疆,也是若干年前了,那时候学会还没有成立,我还是北京市政协委员的时候带着我们医院的几个专家朋友,我说我们一块去做公益去吧,就这样浩浩荡荡去了,去了以后就连续做,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比如说我们量血压的时候,血压已经到达220,低压达到140、150还不知道了,有的是头疼也不去检查,然后让他吃药的时候,还不觉得吃药有什么重要性,觉得吃药会有毒吗,对身体不是有伤害的吗,当时给我很大的震撼,他们对待这个疾病的态度实在是太无知了。所以我们现在国家发现全国有45%的人知道自己有高血压,55%的人不知道自己有高血压,而且高血压的人吃药的人群只占35%,还有65%的人是不吃药的。而且吃药的人里面只有10%的人能把血压控制在120/80正常的血压以内,因为高血压是很多疾病的罪魁祸首,高血压会引起冠心病、高血压会引起脑卒中,高血压会引起老年痴呆,高血压会引起肾功能衰竭,所以血压高压120毫米汞柱,低压增10个毫米汞柱,心血管疾病发生率会增加一倍,都是很多文章已经发现的,但是我们老百姓不知道,高血压吃药干吗,吃药不是对身体有毒吗,他不知道高血压很快引起脑出血多了,我身边就发生了好几例,最好的关系,包括我自己的亲侄就是高血压脑出血,现在口歪眼斜在那儿已经上不了班了。

我们当时一定要发起一个如何可持续的方案,就是一对一结对子,同时向国家建议让内地的医生多下沉到那边去,让少数民族边疆基层的医生多有机会到内地来进行培训。但是这个不是主要的,因为他们来了之后,那边当地,本身内地也是医生缺乏的,这么大泱泱大国,医生缺乏,需要很多医生。我们就说充分挖掘现代的互联网手段,然后跟当地医生进行结对子,通过互联网方式进行培训,网上的答疑解惑,也正在推进,但是有很多困难,包括怎么没有一件事情是容易的,要容易早就做完了。所以我们还是继续接受挑战,今年天山行也是,都是同样的问题,血压很高,心脏病已经很严重的心脏病还不去看病,最典型的就是我们在当地把北京、上海等等大医院的三甲医院的医生送到当地,给当地起到很大的作用,很多人疑难杂症准备到北京来看病,我们签署合作加盟到家门口,所以我们也受到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报道,也取得了很多荣誉。北京市援疆办把我们的材料拿去,你们做的工作挺好,下一步一个是作为健康医疗扶贫未来的方案,看看怎么发挥更大的作用。所以,明年我们已经规划了,准备做云南行。中间有定点,像内蒙的乌兰浩特、呼伦贝尔,甚至我们借周恩来总理诞辰120周年,因为周恩来总理的侄女周秉键下乡到锡林浩特草原上,我说借这个纪念周恩来总理诞辰120周年,我们走进锡林浩特草原,进行义诊,给牧民送医送药,健康小屋建设,还有一些设备等等,包括可穿戴设备放在那里进行学会之间的一些对接,这些都在做。

[主持人]

其实在整个义诊过程当中,肯定会面临很多困难,我相信您内心已经感受到了,但是我们特别想了解到,什么样的一种力量让您坚持做下去?

[敖虎山]

要说力量,一个是我在阜外医院医疗保险办公室做了十年的医疗保险主任,又是兼着心血管麻醉专家,同时又是北京健康科普专家,作为医生的角度,大医治未病,已经得了病我们永远治不完。预防还是重中之重最好的治疗方式,然后2006年回到阜外医院看见心血管疾病一下子那么多,离开十年以后看见这个医院的病症结果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我当时非常奇怪,为什么有这么多心脏病病人,从阜外医院这个点上一看,病人乌怏怏,原来我们还有很多的先天性心脏病,包括瓣膜病,当时一看大部分都是冠心病、高血压、高血脂这样的病人,我当时就很震撼。这时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美国人跑步,因为他们经历了我们所经历的时代,从饥饿、温饱、吃的太多,然后心血管病犯了,然后他们就发现吃完得赶紧跑步、得锻炼,否则得心脏病、高血脂症、高血压、高血糖,然后不行,我得开始告诉我们同胞跑出去,这是另外一个缘分、缘起。

再一个从医疗保险的角度,我们有一个医疗保险学会,专门研究中国的医疗保险支付方式、医疗保险管理,因为从国家的角度来看,我们13亿人口,全民医保、难道我们有那么大的经济收入来支撑13亿人口的医疗保险吗?可想而知,还有很大的困难,最大的节约医疗保险就是基金安全,怎么来保证安全,说白了大家不得病,不就少花了吗。从这个角度也是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我觉得大家都应该跑出去做这个事情。

这几个因素都是促使我走出去,然后也鼓励别人从手术室走出去,放大自己的医学知识和临床知识的一个方法吧。因为现在大家做手术,一天,比如说我一天手术室做2-3台手术,只为2-3人服务,但是我走出去,比如说给一千人讲课,甚至今天我们两个人在网上进行交流,可能有上百万人在听,一下就把上百万人救了,不让他们得心脏病,这个效果更好吗?因为人生很短暂,都是七八十岁,我们76.7岁,今年习主席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时候,我们的平均寿命从改革开放前67岁现在长到76.7岁,所以怎样过好自己的一生有很多种。你如果在那儿一天做手术挣钱,回家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你要走出去,让更多的人醒悟,如何预防心血管疾病,让每个家庭过得更好,然后有更多的精力和能力为国家建设投入的时候,那又是一种多么好的成就感啊!

[主持人]

对,当然我们也看到您在我们短暂的生命当中,还是要多做一些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这也是您的医生职责所在。我们知道医生是为人带来健康的,但我们也很好奇我们医生该如何去保持自己的健康,您有哪些经验和我们来分享?

[敖虎山]

您提的问题是非常好的问题,大家很多老百姓都看见我们很多医生抽烟、喝酒的比比皆是,胡大一主任他们曾经在心血管领域的大夫间做了一个调研,说40%的人抽烟。我当时就跟他说,医生我告诉大家,在医学院校里面,这也是我下一步提案的主要内容,在医学院校里面就没有保健这个课。你可以问任何一个医生,在上大学的、上医学院的时候,给你们讲过如何保健吗?讲过抽烟对人体的伤害是什么,喝酒对人体的伤害是什么,运动有什么好处,高血脂症、高血压、高血糖怎么预防吗?预防的很少,都是治疗、诊断,处理这方面的内容,所以这个对我国来说,下一步所有的医学院校、教育系统要进行重点关注的内容,很大的重点的,而且这个效果远远大于我们对疾病治疗的投入。所以广大老百姓别像医生学习,很多医生抽烟抽的比你还凶,因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来预防。

还是那句话,作为医生怎么保健,迈开腿、走起来,然后你要过中年,还是合理膳食、适当运动、戒严限酒、心理平衡;  

[主持人]

所以这样想还真的是挺可怕的,还真的要管住嘴、迈开腿,这是最重要的健康的条件。

[敖虎山]

所以最典型我的一个病人,是深圳的一个老总,平时就是应酬、吃喝、玩,什么都有,而且也是拼命三郎,有一天他心梗了到我们医院来,从那以后,到这儿就跟我说,哎呀!敖老师我咋这么傻呢,我早咋不注意呢。得了心梗以后,现在烟也不抽了、酒也不喝了,开始每天走路运动,他说那时候没人教过我这么干,现在后悔晚了,一辈子离不开药了,他得吃。而且生活质量,一心梗以后生活质量就极度差。所以真正有了病以后,那是马后炮。我们的原件是最完美的,大家千万千万注意,听了我们今天的讨论以后,一定要进行保健。

[主持人]

我估计我们的网友们已经心有余悸了,已经要管住嘴、迈开腿了。

[主持人]

好,刚才敖委员在我们的节目当中,提到了关于很多预防疾病健康的一些知识,我们知道2019年北京两会就要来了,不知道明年的在北京两会上敖委员还会带来相关的关于我们百姓健康的一些提案吗?

[敖虎山]

还是,我这个心肺复苏普及,这是我的使命,所以为了更好地再进一步强化,怎么来做心肺复苏普及和AED的培养也有了一些方案,所以也把这个方案作为一个政协提案要报上去。

第二是创新,我国现在发展到一定阶段,科技创新提高第一生产力,科技创新是最重要的一个经济的源泉,国家发展的一个动力。这次准备在如何提高科技创新方面有一个提案,打破体制障碍,给更多的年轻人带来希望。

[主持人]

所以敖委员您不仅关注到医疗方面,还关注到了科技创新方面。

[敖虎山]

因为现在我们的人才流动还有一些问题,我主要是关注医疗科技,让所有的医院和医疗机构选拔科室主任的时候要进行全国选拔,这样由一定的管理临床科研能力,然后他就可以申请,他当上科主任以后他有资源发挥大家的能动性,就有更好的科研产出。同时,很多年轻人看到目标了,只要我努力到位,我就可以更好地晋升,有更好平台发挥我的能量,这样就发挥很好的一个医疗科技的生态、人才生态的平衡。

[主持人]

对,也要起到相互促进的作用。

[敖虎山]

是这样的。

[主持人]

今天敖委员给我们带来很多关于疾病预防的知识,同时我们也非常期待明年两会上您的提案的形成。

[敖虎山]

谢谢!

[主持人]

其实我们国家现在正在大力推进健康中国的建设,健康中国建设的基础的前提,就像敖委员提到的,我们要有健康防范的意识、疾病防范的意识。我们在节目当中也要感谢很多像敖委员一样的委员,在推进健康中国的建设。我们期待更多的人能够加入到这个建设当中来。当然,我们也期待各位网友能够有一个健康的体魄,能够快乐的去生活。好,今天再次感谢敖委员做客我们的节目。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敖虎山]

谢谢!


编辑:王丽鑫

关键词:

更多

更多